| | 保健 | 老人 | 心理 | 飲食 | 健身 |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xbj.cc > 人群保健 > 白領保健 >

專家急開四藥方支招用工荒

時間:2019-05-16 22:36來源: 作者:點擊: 點擊手機瀏覽
企業應加強對農民工技術培訓;適當提高農民工的工資;從生活、精神等各方面關心農民工;利用為農民工規劃職業發展等方法來留住人吸引人。

專家急開四藥方支招用工荒

  企業應加強對農民工技術培訓;適當提高農民工的工資;從生活、精神等各方面關心農民工;利用為農民工規劃職業發展等方法來留住人吸引人。

  去年年底,杭州市長板巷的一家家政服務部門口,張貼著“急聘保姆,薪水給力”的招牌,負責人楊長友正為年關保姆的供不應求而犯愁。相似的情景還發生在全國很多地方,上海年初和年末經常出現的“保姆荒”也引起各方的關注。

  “‘用工荒’現象從2003年開始在中國局部沿海地區出現,經過七八年的發展已經由局部的用工短缺向全局性用工短缺發展。”中國社科院人口所副所長、研究員張車偉表示,中國固有的城鄉二元體系是造成農業人口勞動力短缺的深層次原因。如何保障農民工享有與城市人口一樣的社會保障和福利,使他們從流動狀態轉為穩定狀態,是解決經濟發展與普通勞動力供求緊張的最根本途徑,“而這需要全方位的努力。”

  2011年春節剛過,滬上各行業即出現“用工荒”現象,閔行、楊浦、奉賢等區的部分加工企業生產線開工率不足一半。為應對各行業用工缺口,春節后上海部分企業安排了近400輛長途大巴奔赴安徽、江蘇、河南、湖北等地接載當地農民工返滬工作,仍難解勞動力短缺問題。

  與以往不同的是,2011年節后的“用工荒”現象伴生于產業向中西部轉移、人口結構變化和社會保障體系調整等宏觀背景,如何正確認識和看待此次勞動力短缺現象,決定著上海各行業新一年的發展和布局。

  “用工荒”從偶發漸成常態

  導致今年滬上企業出現勞動力緊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勞動力出現回流情況。

  最早的“用工荒”發生于2003年前后,當時,曾受“民工潮”沖擊的沿海城市首次體驗到了勞動力供需失衡的壓力。此后每年春節前后,“用工荒”都成為媒體和輿論關注的焦點,并逐漸從偶發周期性變化為常態。

  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中國7億農村人口中,流動人口超過2億人次,其中大部分為外出務工的農民工群體。“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0年全國外出務工的農民工達2.4億,比上一年增加了400多萬,其中,上海農民工參加綜合保險的達到405萬,創下了歷史新高,這說明總體上農民工的總量并沒有減少。”上海市農民工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負責人趙建德告訴早報記者,導致今年滬上企業出現勞動力緊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勞動力出現回流情況。

  2011年春節剛過,人口輸出重鎮成都、重慶兩地政府紛紛動員外出務工者留在原籍工作。據媒體報道,重慶多家企業在朝天門長途汽車站、火車北站、陳家坪長途汽車站等處,通過拉橫幅、發傳單、現場咨詢等方式做宣傳,希望返鄉過春節的農民工能在今年春節后,留在重慶上班。

  重慶市相關部門更是響應高層“用心用情留住民工”的號召,向務工者發送慰問信,承諾稱:“十萬電子好崗位。這里不僅有充裕的工作崗位,有收入的保障,有公租房、子女入學等政策環境,而且能近距離地照顧老人和子女,免去親情的牽掛和旅途的奔波,獲得家的歸屬感。”

  此外,包括湖北、湖南等地也在節后批量舉辦招聘會,號召務工者留守家鄉尋找機會。

  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東部沿海陷入“無工可招”的尷尬局面。節后上海虹口足球場、上海人才大廈、上海體育場、浦東人才市場同時舉行了四場規模較大的招聘會,不少企業加薪15%卻仍然無法吸引足夠多的務工者前來,“工人難招”成為了招聘會上用工單位集體的反映。

${FDPageBreak}

  東部收入不再具吸引力

  越來越多的農民工“用腳投票”,選擇留在生活成本較為低廉的原籍務工,而非東部沿海城市。

  勞動力回流的背后,彰顯的是東西部工資收入越發趨同,尤其對農民工群體而言。

  據國家統計局2009年的調查,外來務工者在東部地區的月收入為1455元,中部地區為1389元,西部地區為1382元,東部地區較西部地區僅高5%,比5年前下滑了10%。

  實際上,農民工的收入一直在增長。據英國媒體報道,2007年 “中國工廠工人的工資已連續數年以兩位數速度在增長。”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楊濤曾在上海某論壇表示,過去5-8年,中國工人工資上漲速度比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要快,從全國范圍來講,平均增速為7%~7.5%。

  但是增速卻趕不上CPI的漲幅。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曉認為,關鍵原因在于,近年來,在物價飛漲的大背景下,雖然農民工的名義工資在增長,但實際工資反而有所下降。趙曉認為,“用工荒”的根本原因是“當前價格水平上的勞動力不足。(對勞動力)總需求上升太快,而工資的調整相對滯后”。

  在如此背景下,越來越多的農民工“用腳投票”,選擇留在生活成本較為低廉的原籍務工,而非東部沿海城市。上海市社科院社會學研究院陸曉文評價稱:“雖然收入總體上比在東部城市打工要少一些,但在家鄉務農,交通、住房等生活上的支出都會減少很多,實際生活質量反而比原先上升了。”

  劉易斯拐點真的來了嗎?

  專家各持己見,但無論“劉易斯拐點”是否真的到來,中國將持續進入“用工荒”已成事實。

  昔日取之不盡的勞動力資源,如今卻越發緊俏,“劉易斯拐點”似乎真的已經到來。

  “從經濟學角度講,當農村剩余勞動力向非農產業逐步轉移直至枯竭的那一刻,就是勞動力過剩向短缺的轉折點,這就是‘劉易斯拐點’。”上海市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左學金告訴早報記者:“如果中國出現‘劉易斯拐點’現象,往往是人口紅利消失的前兆。其間,初級工人薪資水平和勞動成本會成倍提高,中國吸引外資的優勢將逐漸減弱,對各行業發展影響很大,且趨勢難以在短期內被扭轉。”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曾在公開領域多次強調,中國已經進入“劉易斯拐點”。

  蔡昉認為,2000年以來,勞動年齡人口的增長率已經開始迅速減緩,每年平均只有1%,并預計在2015年轉為負增長。“目前城市經濟增長所需要的勞動力供給主要來自農村,由于農村勞動年齡人口的增長率也在減慢,據估算,到 2015年后勞動年齡人口呈現負增長,比總人口負增長提前10余年。”蔡昉表示。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袁志剛表示,工資、勞動力市場的價格很復雜,其變動會受制度、政策等多重因素的影響,而且動態的變化過程是漸進的。“根據一個本身有問題的模型做研究,很可能得出錯誤的結論。光憑勞動力短缺、工資上漲等條件就得出拐點已至的論斷是沒有說服力的。”

  無論“劉易斯拐點”是否真的到來,但中國將持續進入“用工荒”已成事實。如何在勞動力缺口日益擴大的情況下繼續發展,成為上海等東部城市未來的關鍵。

${FDPageBreak}

  上海如何應對常態“用工荒”?

  近幾年農民工的收入在不斷上升,目前上海的農民工平均收入已從去年的1500元左右上升到2000元左右。

  “‘用工荒’是好現象,說明中國產業正在轉移,說明目前對農民工極端不利的惡劣環境有了改變的希望,說明前兩代農民工無法受到教育、代際傳遞的貧窮有可能得到扭轉。”著名財經評論人葉檀表示,“用工荒”是產業轉移的正常現象,目前這輪的產業轉移主要是指中低端制造業從東部轉移到中西部。其中的代表性節點,就是全球最大代工企業富士康的內遷。

  部分觀點則認為,“用工荒”的出現和持續發展,最直接的作用是倒逼用工企業提高待遇,并加速產業升級,最終保證農民工的收入增加,一定程度上能緩解社會分配差距大的問題。“這是好事。”智庫經濟咨詢公司主任仲大軍說,有些人總擔心人口紅利沒有了,勞動力成本增加了,“事實上,那些血汗工廠就應該讓它自然消失。勞動力升值了,怕什么呀,中國的經濟就會不行了?我看不會。中國總得往前發展。”

  那么,上海應該如何應對常態“用工荒”呢?

  上海市農民工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負責人趙建德建議,為留住人才吸引人才,企業應該做好幾件事情:一是加強對農民工技術培訓;二是適當提高農民工的工資;三是從生活、精神等各方面關心農民工;四是利用人力資源管理方法來留住人吸引人,包括為農民工規劃職業發展生涯,讓農民工感到有發展前途等。

  “政府部門在這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和指導,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兩條線’:最低工資保障線和工資增長指導線。”趙建德表示,近幾年農民工的收入在不斷上升,目前上海的農民工平均收入已從去年的1500元左右上升到2000元左右。

  中國社會科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手機瀏覽 | 關于新保健 | 我要投稿 | 聯系我們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廣告合作 | 網站地圖 | TAG標簽 |  TOP↑